杂食症极其严重,以至于怕被人记仇的程度。因此请三思后再关注,另求各位太太被我雷到的时候只unfo我,不要移除粉丝拜托了。

昨晚随意在宿舍里拍了几张

2019.04.16

建筑架构是有记录的,可以重建。巴黎圣母院在那里。只要还有人记得它的美就可以重建。
这是我的看法。
以及巴黎圣母院一失事后从某些人嘴里跃出的“世上没有比巴黎圣母院更美的建筑,没有比雨果更好的作家”的说法,至少我并不赞同。
思路跳跃过快,不过爱与美永恒。

老相册:

大卫说,要有光
年代不详,Lawrence Watson摄


问题:为什么康纳这么可爱?
答案:天生的。

我舍友

我舍友跟我说她喜欢色调比较暗的照片,然后我不禁开始思考一个问题
一张会在各大平台被各种营销号传播的照片通常是什么样子?

学校的网是真的烂,烂死了,阿西。
年初八和家里人去的澳门,吃钜记的蛋挞和猪肉干,大三巴附近胜利餐厅的猪扒包巨好吃,比大三巴那条街上的便宜且真材实料。趁热吃,猪扒外面炸得咸香但不干,不浊喉咙,肉量足,尝到的很鲜嫩,包是单独放到烤炉里烤到酥脆,感觉很好,两个夹在一起简直人间美味。
全家6个人买了四个包,结果因为包分量足所以留下一个,晚上回家的路上吃的时候,冷掉的面包吃起来已经像吃牛皮纸一样了,然而猪扒即使出了油也还是很有味道。
那天去大三巴的时候,教堂的十字架上面停了一只鸟,一直没有飞去。起码在那待了有一个多小时吧,要不是它还会到处看,我估计会把它当成铜鸟装饰什么的。它也不叫,所以好少人看到它。
澳门那块...

后悔没带望远镜的心情已经被欢乐淹没了。

发布了长文章:

点击查看

转载自:Thomas看看世界

突然间铺天盖地的粮让我有点溺水。一跃而起到top10简直了嘿嘿嘿

2018.11.13

即使是在平行宇宙,人们也需要更多的英雄,老爷子今天的离开,大概是又去别的世界做英雄了。
想的颇凌乱,不知是否应无话说。
小的时候在电视上看了蜘蛛侠,那是我最喜欢的一部动画之一;后来看无敌浩克喜欢上了班纳;再后来,到了美队2的时候,彻彻底底进坑了。
实话说,小学五六年级的时候,男孩子们讨论雷神和钢铁侠,我还嫌他们幼稚,结果不到一年就被妇联真香……
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一年发生的事很多,霍金走了,单田芳老先生走了,金大侠也骑鹤西去,跟同学的讨论没断过,我们都说,啊,人世真是太过无常,眨眼就逝去了。
我的二伯公,是一个很健壮的老头,无论是谁都觉着他不会生病。他很好,很懂我,会跟我说,有事别憋着,对身体不好...

2018.10.30

“今番良晤,豪兴不浅,他日江湖相逢,再当杯酒言欢。咱们就此别过。”

江湖仍未逝,斯人不可闻。

大概三年前的图,感觉倒三角会好一些。

42:


这是一个正态分布的密度函数。世上几乎万物都遵照这个分布,中间大两头小的钟型。
人类文化中的的正常和异类,都被这个分布决定了。我们相遇与否的可能性,熟悉和陌生,爱和仇恨,亲近与疏远。我们的傲慢和偏见,党同理解与伐异的恐惧,族群彼此的容纳和排挤,都是因为这个钟型。
灵魂说到底就是数学而已。

旅游一星期的照片能发一年是这样没错了。
还是黄山。

攒了半个月符咒和勾六十抽没出鬼切,然后我卸载阴阳师。

黄山日出(6.21)

【4:50→4:58→5:00→5:00→5:03→5:03→5:04→5:05→5:06→5:11→5:12】

2018.03.14

生死有命。
现在讲来,我觉得真的不用太难过的。
76是个好数字,76岁对于病人的他来说已经很长寿了。
他活得应该算是很有意义了吧。
我想知道,在这里的最后一段时间他在研究什么?或者只是在看天呢?
或许有一天他会变成一颗星星的一部分,到时候,我们也就能再见到他了吧。

一些出本常识

左旋糖:

写给第一次催本的主催,第一次出个人志的写手,以及画手


比较我流且肤浅,内容方面若产生误导,不接受任何批评指责



一、印刷方式


1、快印:印量≤400册时推荐用这种印刷方式


2、上机:印量大于(最好是远大于)400


价格方面无论是快印或者上机,印量越多单本成本越低,上机单本成本<<快印单本成本,具体情况去问自己找的印厂,400的量只是个大概,印厂一般不是很乐意给500甚至1000以下的本开机



二、出血/分辨率/保存格式


1、文本插图以及画集:3mm出血的意思是,...

「我站在今年的樱花下/想起去年的、前年的樱花。」——[日]新川和江
--------------------------------
很快又是春天。花像去年那样开,我仍未知道她的名字。
竹子长长地长着,寒暑枯荣交替。
去年今日,明年今日。
--------------------------------
当时在练手动对焦,说实话不是很满意。

1 / 3

© Felix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