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要写什么好啊?

有一次从阿卡骑马回马西亚夫,历尽千辛万苦终于见到马西亚夫城门的路痴我,太兴奋,马还在快跑就往下跳,然后撞上城门的兵,一开始我以为没事,结果刚进去没几步身后就传来门卫的怒喝,然后,还没能跳草垛就死于围攻orz 然后复活点是阿卡城门[手动再见]

我知道的一些托尔金相关在线资源

来自中世界: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太多……但是我现在有点担心有些东西再不存就要消失。

Tengwar在线转写器已经挂了(几个月前还能用orz),相当一部分Tengwar字体(我们非常熟悉和常用的Tengwar Quenya、Tengwar Sindarin、Tengwar Noldor等)的原作者(Dan Smith)网站写着This Content has been removed at the request of the Tolkien Estate。

本来许多资源就是好多年前的,也可能会因为无人续费而域名被回收。我两年前爬那些网站的时候就有许多已经挂了,但是今天发现那句因...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砸出了一个脑洞,鸡血地记了下来,可是后来越走越偏到最后连自己也不忍直视……我就记着,因为鸡血想了挺久的狠不下心删。如果有人看了,请在拍的时候千万不要伤脸。

埃齐奥通过鹰眼发现了一个不寻常的人在佛罗伦萨四处游荡,极其像他曾经遇见过的那些骇人的可疑者。这个陌生男子似乎来自异国,穿着中东人的白袍,不可忽略的是,埃齐奥发现了他的左手无名指被截断了——这是几百年前刺客的标志。尽管这个人与埃齐奥同是刺客,但埃齐奥仍感受到了他的不同。这个佛罗伦萨人暗地尾随着异乡客,却反被其甩掉。后来这名刺客在埃齐奥完成一次刺杀后出现在埃齐奥撤离的路上,替埃齐奥干掉了一个追兵,并给埃齐奥留下了一句“马西亚夫...

说不出话来,就是,好。

请叫我面条子:

静下心来思考的好选择

 
 

. 皆宜:

陆维luv baker:

【人类的遗产】

戴上耳机听史诗系列。

说是交响,其实也不确切,因为加入太多现代摇滚因素,但是曲风也因此科幻了起来。

请务必等到53秒,那里有一个巨大的惊喜在等待着听众。

很多号称史诗震撼的曲子其实都没有一个主要旋律,仅仅搬出几组音阶了事,毫无味道。而这个却看起来没有主旋律确实暗暗地把最开始那段旋律作为基调。

网易听友评论:【我本来在一边看小说一边在听,但是听到一半我停了下来。...

Little witch:

Summer.:

The Last Goodbye.


#圖侵刪#

“同,同志……这根火柴,请,请一定……要送回营里……你往那边一直走,一直走,就能遇见咱们的部队……革命还未结束,可千万不能……中(qi)止(keng)!”

I used to rule the world

我曾统领世界

Seas would rise when I gave the word

大海也听我号令起落咆哮

Now in the morning I sleep alone

如今清晨独眠

Sweep the streets I used to own

扫视曾属于我的街巷

I used to roll the dice

我曾指点江山

Feel the fear in my enemy’s eyes

敌人都对我畏惧三分

Listen as the crowd would sing:

臣民纷纷高歌:

“...

Home is behind

远离家乡

The world ahead

世界在前方

And there are many paths to tread

千万道路由你闯

Through shadow,to the edge of night

穿过阴影 到达黑夜旁

Until the stars are all alight

直到群星全都耀眼闪亮

Mist and shadow,cloud and shade

阴霾雾霭 迷云暗影

All shall fade

都将散茫

All shall fade

都将散茫

SSABRIEL:

[美国队长:冬日士兵]Grab



"Bucky! Hang on!" "Grab my hand!" "No!" ...



叉骨不止一次地注意到洗脑后的冬兵总会独自靠在墙角的阴影里抱起胳膊,用他的金属左手紧紧地抓住自己的右臂,两臂交握,好像他的左手已经不再认识他的右手似的,叉骨发誓有好几次他看到了冬兵的右臂上被他自己攥出了青紫的勒痕。

终于有一次他忍不住上前去问:“你在做什么?” 冬兵仿佛惊到般浑身一震,叉骨觉得对方几乎已经做好了攻击的准备,但冬兵很快恢复了平常的语气,他说...

2 / 2

© Felixa | Powered by LOFTER